客服/招商热线:18913496997 13395268789
 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殡葬习俗
丧葬习俗大体相同

在十堰城乡,丧葬习俗大体相同,都有为亡者“打待尸”的习俗,在“打待尸”中为亡者唱《待尸歌》,以寄托对亡者的哀思。清明节来临之际,记者就流行于郧阳一带的“打待尸”习俗,采访了相关民间老艺人和民俗专家。


“打待尸”要唱《待尸歌》


郧阳区文化馆退休干部龚万春收集有大量“待尸歌”和民歌。据其介绍,郧阳城乡广大地区在为亡人办丧事时,一般要停尸3天,在这3天里,亲戚朋友都要上门来吊唁,表示对死者的怀念和给死者家属以安慰。“在第二天的晚上,就请歌师演唱对亡人进行追悼祭奠的挽歌《待尸歌》,也有从第一天晚上开始连续唱两夜的。这种演唱形式称为‘打待尸’。”


“‘打待尸’还有另一种作用。”龚万春说,“每年阴历七月十五当地人称‘鬼节’,由民间慈善机构组织《待尸歌》演唱艺人在各十字路口‘设鼓’‘打待尸’,祭奠那些死不见尸的亡者和一些无儿无女的亡者。近年基本无此活动了。”


据龚万春介绍,《待尸歌》一般由二人演唱,一人打鼓,一人敲锣。“演唱方式有两种:一种是‘转唱’,在农村流行,演唱时歌师手执锣鼓围着棺材边转边唱;另一种是‘坐唱’,主要在城关流行,演唱时歌手分坐在主场前放置的桌子两边,除了两名歌手主唱外,有很多热心的爱好者常常不请自来围坐在两名歌师左右,轮换上场,你一段我一段,通宵达旦,热闹异常。”


《待尸歌》分“起鼓”“正腔”“煞鼓”三部分


“《待尸歌》由‘起鼓’、‘正腔’、‘煞鼓’三大部分组成,演唱时有固定的程式。”龚万春说,每次开唱时首先“起鼓”,意即开始敲锣打鼓。“起鼓”时要唱开歌路,即开场白。“‘起鼓’内容是固定的,主要是唱一些人活百岁总有一死及神话传说,气氛庄重、肃穆。”“起鼓”唱开歌路一般是在晚饭后开始。


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曾在郧阳区五峰乡一带搜集整理了一批《待尸歌》,其中主要的就是开歌路歌词,刊发于《十堰教育学院学报》。


歌词共有360句,开头几段是这样唱的:“坐下坐下,听我说句古话,古话古话,前朝古人留下,不玩不耍不来到孝家。桌儿圆圆角儿四方,中间又摆满炉香,众歌郎参凑参凑,疯狂疯狂,我们今晚来与亡人做一个乐趣,花花道场。


今晚歌儿我先唱起,夜晚美酒我奉敬歌郎,奉敬歌郎三杯酒,大家玩耍到天亮……”


由此,歌师正式上场。开歌路开完,进入唱《待尸歌》的正腔阶段。


龚万春介绍:“‘正腔’由两部分内容组成:一是‘散歌’。‘散歌’都是独立成章、故事情节完整、篇幅短小、风趣、幽默、尖刻、泼辣的讽刺短曲。类似内容的段子很多,且短小,不同于传统长篇唱本,所以叫‘散歌’。二是‘武歌’,一种类似放牛山歌形式的演唱,由两名歌师轮番演唱。‘武歌’无固定内容,即兴编词,互相出难题,让对方回答,如果有一方答不上来,就算输。因为演唱时歌师一问一答,气氛紧张,所以叫‘武歌’。也有人叫‘咬歌’,还称‘翻田埂儿’,比如《歌师对唱》等。”龚万春说。


上述两个内容完毕后,开始唱长篇。这时“打待尸”已进入半夜,长篇都是一些传统的历史故事,如《秦雪梅吊孝》《山伯访友》《董永行孝》等。“这些故事有的描绘历史人物受苦受难的情景,有的叙述人物在爱情上遭受的不幸,有的劝谕人们要走正路、行孝道等。”龚万春介绍。


记者在搜集整理的近十万字《待尸歌》中,除了上述内容,还有“闹五更”系列,诸如《山伯闹五更》《英台闹五更》等,还有《十字歌》《十二月》《颠倒颠》等内容,也有一些酸歌和荤歌。


待尸打到半夜,歌师艺人歇一歇、喝酒聊天,然后进入下半场。


“煞鼓”多为祝词,开解家属情绪


据民间老艺人介绍,接近天亮时,整整一夜的待尸即将结束,这时歌师往往要唱《安五方》,为亡人安葬的地方说些吉利话。


歌师会在紧敲慢打的锣鼓声中唱道:“搬开桌子扭个向,奉请歌师安东方。一安东方青地位,青人青马拣青旗,青龙山上接亡人。走一方安一方,把亡人安在东山上。


搬开桌子扭个向,奉请歌师安南方。上安南方红地位,红人红马扯红旗,红龙山上接亡回,红龙山上见亡恶,手拿千斤重麻索,手拿铁锁重千斤,红龙山上接亡人。走一方,安一方,把亡人安在南山上。


搬开桌子扭个向,奉请歌师安西方。上安西方白地位,白人白马拣白旗,白龙山上接亡回,白龙山上接亡恶,手拿千斤重麻索,手拿铁锁重千斤,白龙山上接亡人。走一方,安一方,把亡人安在西山上。


搬开桌娃儿扭个向,奉请歌师安北方。上安北方黑地位,黑人黑马扯黑旗,黑龙山上接亡回,黑龙山上接亡恶,手拿千斤重麻索,手拿铁锁重千斤,黑龙山上接亡人。走一方,安一方,把亡人安在北山上。


搬开桌娃儿扭个向,奉请歌师安中央。上安中央黄地位,黄人黄马扯黄旗,黄龙山上接亡回,黄龙山上接亡魂,手拿千斤重麻索,手拿铁锁重千斤,黄龙山上接亡人。走一方,安一方,把亡人安在中央天堂。”


唱完吉利的歌,歌师会猛敲一阵锣鼓,唱道:“拉开桌子扭个向,奉请歌师能换阳。”于是算作“换阳”了,由黑夜喻意的阴间,换到了白天的阳间。


龚万春介绍说,“煞鼓”是《待尸歌》的结尾部分,往往在唱完《安五方》后就要“煞鼓”。



上一篇: 烧纸的习俗
友情链接: 徐州网站建设 邳州网站建设 电子花圈 电子拱门 电子灵棚 电子供桌 电子灵堂 空飘 徐州慈恩堂
版权所有:徐州慈恩堂殡葬服务有限公司 电 话:18913496997 13395268789 地 址:邳州市经济开发区寨墩村8组38号
技术支持:徐州慧网